虞迹芃芃芃

【笑伪】留不住,算不出

今天刷tag的时候看见的梗,没忍住就写了……如有不妥请告知!!

反正已经吃糖到牙疼了,再来个小甜饼大概也无妨。

大概是OOC很严重的,烦请包涵。

单双数编号区分双人视角。

请勿上升蒸煮,请勿上升蒸煮,请勿上升蒸煮!!!!!

以上认真阅读完毕后还想看下去的话,请继续,感谢你的阅读。



01

无论是哪个阵营,求生者亦或是监管者,都并非是轻轻松松就能上分的阵营。即使有“相对”这一说,在密集的高强度排位之后,都会是以疲劳作结。

转换阵营对他来说并不难。从某种程度而言,这已经不算是转换阵营,反而更像是回到最初的阵营。毕竟他是人皇起家。

昔日屠榜前十,今日人榜前十。多少人惊叹的转变,于他而言不过是转换思路而已。加之“屠皇最懂屠皇”,又为他的上分之路加了个小小的筹码。

 

02

“推演成功”的界面上不显示ID是公平的,而准备界面中ID信息不对等则是对高阶弱势的监管者玩家小小的仁慈。

也不见得。

有人就看着求生者的ID陷入了纠结。

在排位赛中狭路相逢还真是没想到。之前查作业的时候疏忽了,啧。

Ban掉了机械师,那就是前锋?

果然。

 

03

提着满配火箭筒冲刺的靓仔还真是庄园里最亮眼的一道风景线。

如果没有在追自己的话。

这本就是个争分夺秒的游戏。看似浪费时间的套路其实都是在争取时间。但这个套路看起来却十分眼熟。

换换思路,如果是自己打监管的话……应该是……

果然。

是他。

一个没忍住低笑出声。

隐隐有种我自己溜自己的感觉。

弹幕里当然在问笑什么,可谁会在打排位的时候看弹幕呢。笑就完事儿呗。

 

04

“请离粉丝生活远一点”这种魔鬼弹幕他见得多了。

但这并不会影响他刷各种APP,尤其是L打头的那个。

依稀记得谁发了一篇“某人皇溜屠,溜了一阵儿之后十分确定的说是虚伪,出来发现是微笑”的文章。

这么想一想,他之前决定的先杀前锋的想法还真是十分错误。

现实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。

这一把要输了啊。

不过“挽留”这个天赋还是要发挥一点作用的。三跑。

看着他抱球冲刺着扬长而去,输掉排位的郁闷心情突然舒畅。

 

05

“溜了呀~”藏不住小得意的尾音很明显的表示着心情的愉悦,装作不在意的看了一眼结算界面,果然是他。

心情大好。

下一把。

 

06

弹幕里一片“应该把伪酱留下来”

不过自己倒是不甚在意。

算不出他的预判,留不住他在庄园,又怎样?

把他本人套住就得了呗,戒指好用的很。

 

07

又一把排位打完才看见手机上的未读消息。

“跑得了吗?”

这人。随手回复了消息,便又开了下一把。

只是专心打游戏的难度变高了。

目光总是忍不住去瞟手上那个小小的金属环。

 

08

手机屏幕亮起,是他的回复。

短短一句而已,却怎么都看不够。

“跑不了了呀。”

------------END-----------

感谢你的阅读,欢迎提出意见。


【笑伪】愿故人今夜入梦

只是突然有了灵感之后强迫症不写出来就难受的产物。灵感来源:歌曲《上弦之月》,歌词附在最后了。

文笔极差,逻辑极差,瞎特么写。

OOC大概是非常严重无药可救

最近吃糖吃到牙痛,来点不一样的静静心

请勿上升蒸煮,请勿上升蒸煮,请勿上升蒸煮!!!!!

以上认真阅读完毕后还想看下去的话,请继续,感谢你的阅读。

 

 

 

01

他静静望向那人,人如其名,笑意清浅。

那人也望着他。

人如其名这个词大约永远都与那人无关吧,他想。然而新冒出来的想法让他突觉艰涩无比。

永远,到底是多远?

那人突然坐直了一点,提了一口气,似是想开口说些什么,却又悻悻地窝了回去,装作刚刚无事发生。

蜀地多雨,此时窗外又是淅淅沥沥起来,他的意识飘忽起来,明日清晨雨后空气中湿漉漉的花香也跟着飘起来。

“雨才开始下,你都开始想雨停的样子了。”那人声音中带着笑,是他熟悉的低沉声线。

“你咋又知道了呢。”他复又笑起来。

斜风细雨微凉,打落轻狂湿了裳。

 

02

相识的初始总是小心翼翼的相互试探。

我是你的粉丝,你是我的偶像。说的轻巧,哪又这么容易了。

波折反复,弯弯绕绕。还好是个如愿以偿的大团圆结局。从前的那些再被提起,也变成了忆苦思甜。

只是,过了今晚,忆苦思甜就要变成忆甜思苦了。

醉笑陪伊三千场的少年时光,终究也只能以不诉离殇作别。*

他突然想要点一支烟。他也这么做了。

那人也伸手,讨要的意味不言而喻。

他笑起来:“咱俩这事后烟真够后的。”

那人也笑:“反应都慢半拍了,你这不行了呀。”

男人总是对“不行”这个字眼无比敏感。

香烟燃之欲尽,他们却不同。

翻覆间他瞥见他随手架在烟灰缸沿上的香烟,那烟灰将掉不掉的样子,分明是像极了那人颈间将落不落的汗,和喉间抑制不住的嘶哑喘息。

红帐春宵里,翻云雨,足缠绵,烟花灿烂一眨眼。

 

03

身侧已经冷透了。

潮浪平息时已是后半夜,但他还是离开了。

“我在这儿不好。”他说,“你睡吧。”

推开窗,因为昨晚下了雨,晨间的空气闻起来湿漉漉的,还带着点花朵和泥土的气息。

还挺好闻的。

和他笑起来的样子一样令人愉悦。不对,比这个差一点儿。

想着他,自己便也弯了眉眼。

只是,还能见到他吗?如果还能相见,又是以什么身份相见呢?

旧厢房暖床帐,谁的等待彻夜凉。

 

04

他们之间总是心照不宣的。

那是多年默契的产物。

昨晚那人的予取予求成全了他的横冲直撞,而他的大开大合也就给了那人流泪的机会。

他烧红了眼的横冲直撞,那人哭红了眼的抽噎颤抖。

别离前的这一场,他们都红了眼。就当是这个原因吧,说好了不伤心不流泪的。

他抬手抚了抚自己的锁骨,那里有一道疤。

哪个愣头青没有第一次呢?

那人尖利的虎牙就直直刺过来,带着少年人不谙世事的委屈:就是痛,也要扯平。

如今可不是又一次扯平了么。

怎么扯平?

看上去互不相欠,毕竟他们谁都没有先开口提那两个字。

但他们之间的债,也永远还不清。爱,从来就是分不清的吧。

山雨欲来前,深深地,狠狠地,贪婪描摹你容颜;

清辉血色溅,刀相扣,力相角,却不敢不忍再相望一眼。

 

05

想见你。

不止想要梦里见到你。

抬起手能触碰到你的那种想见你。

会实现的吧?

当然会的。

在梦里。

趁着月色,再醉一场,愿故人今夜入梦。

---------------FIN----------------

*苏轼《南乡子·和杨元素时移守密州》

东武望余杭,云海天涯两渺茫。
何日功成名遂了,
还乡,醉笑陪公三万场。

不用诉离觞,痛饮从来别有肠。
今夜送归灯火冷,
河塘,堕泪羊公却姓杨。

 

上弦之月

樱色染格窗,留我半肩残香,

斜风细雨微凉,打落清狂湿了裳;

月色撩人痒,揭一道旧伤,

那鲜衣少年郎,早就迷失在路上。

红帐春宵里,翻云雨,足缠绵,烟花灿烂一眨眼;

九曲回廊间,逃不出,解不开,庭院深深锁年华情不寿。

薄雨湿春衫,是谁趁着情浓,圈我入帐中,

织一场梦,造一座笼,陪君一醉花月正春风;

驻足凭窗前,格栅交错蔓延,框春意无边,

耳边呢喃,听来却叹,爱恨不得自冷暖。

寒风映雪芒,映窗外茕茕面庞,

旧厢房暖床帐,谁的等待彻夜凉;

再陪我一场,巫山云雨老月光;

为韶华作个结,了却无望的念想。

山雨欲来前,深深地,狠狠地,贪婪描摹你容颜;

清辉血色溅,刀相扣,力相角,却不敢不忍再相望一眼。

灯火阑珊处,早已不堪回首,却不忘凝眸,

岁月的酒,可否忘忧,忘了那人不经意温柔;

到梦醒时分,逃离这座围城,逃离重重门,

一同赏过,人间盛景,都深埋月色此间。

抹不去擦不掉,刻得太深;

止不住管不了,梦得太真;

填不满补不好,伤得太狠;

忘不了的,那一个人。

午夜梦回时,灯火映雨满楼,故地又重游,

樱花依旧,月色依旧,此心是否也能如依旧;

灯火阑珊处,早已不堪回首,却不住凝眸,

趁着月色,再醉一场,愿故人今夜入梦。

虽然你是狗叠
活动也是真的贵到我想骂街
但是你的文案绝对是仙女级别的!
妈呀这个约会撩的我小心脏受不了了好嘛
梁王殿下和醉赤壁的几句歌词莫名合适
改一个字就够了啊
青石板上的月光照进这皇城
我一路的跟,你轮回声
我对你用情极深

最右的那个脑补不太出来,但是原po的那个完全有画面感啊!

李泽言那种要强又嘴硬的人哭的时候一定是面无表情但是眼圈泛红,坐在他的老板椅上不挪窝。等到心爱的人来看他问他怎么了,深吸一口气把人叫过来,一把抱住,把脸埋起来再默默流泪。

白起怕虫子的时候应该是僵在原地一动不动,眼神死死盯着虫子,被问怎么了的时候还要硬装没事,眼神飘忽,说话磕磕绊绊的:“啊……啊?没……没事……”

许墨他就长了一张抖S的脸啊,笑容优雅恰到好处,说话却十分露骨,提出要求的时候看似礼貌,但事实上羞耻到不行,手上拿着道具,声音温和:“不乖的孩子要惩罚。”

周棋洛杀人嘛,剧情里小天使也出现了黑化预兆啊,小天使应该是远程杀手,要么拿着狙,要么就是远程控制程序,取人性命于千里之外。最后一击的时候嘴角的笑连角度都和往常一样,只是冷的要死。

大概就是以上吧。
图源空间,侵删。
毕竟李泽言是我老公,我并不想让他破产【摊手】

记录一下最近还算满意的手帐排版。

真·开屏图收集者
817开屏图收集进度(10/10)
又是一年817了啊

黄少生贺开屏图收集完成度(10/10)
天知道我一个人收集这些图一共开了多少次LOFTER……
好累啊……
不过收集完成十分愉悦
再次祝黄少生日快乐~

字丑但是还是想放出来……
夜雨声烦,剑定天下。
你是我心里最好的剑圣啊。
黄少天生日快乐!

……水平差成这样我还能说什么
不过意外的觉得和染卡配起来不错
继续复健吧……

剑所指的方向,诅咒也如影随形。
给我喻黄打call!!
然而我这个章子刻出来,我也是……
我还能说什么呢,加了滤镜也这么丑。
摊手。